平顶山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都市超级雷神 第25章 芳心报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8:34 编辑:笔名

都市超级雷神 第25章 芳心报恩

大家看着远去的歹徒。

弥乐道:“这几个人我见过,已经在寺庙里鬼鬼祟祟好几天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阿来继续联想起来,莫非他们也是为了寺庙里的舍利子而来?要是这样,看来他们倒霉的日子快到了,到了我地盘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

弥生和弥乐两个人,看着芳芳只有半截的上衣,露出雪白的肌肤,低下头,同时念道:“阿弥托福。”

阿来一见,急忙脱下自己的上衣,让芳芳穿上。

阿来疑惑问道:“你们怎么在这附近?”

弥生神秘对着阿来耳朵悄悄地说道:“昨天晚上,有人偷偷地进入了配楼暗室。”

弥乐则高声道:“了尘住持命我们,请你去寺庙一趟,有要事。”

芳芳心中大为不悦,恼道:“你们住持怎么老是找阿来做事?我都告诉过你们了,阿来是俗家弟子,又不是你们寺庙的真和尚,我们要先回家处理伤口。”

阿来突然想起来,急忙说道:“快去看看我的设备。”

几个人来到陷阱一看,一只灰色的小松兔,双脚乱蹬,弥乐赶忙上去要捉拿。

阿来大叫一声:“别动!我来!”

可是迟了。

只听见弥乐,“哎哟”一声,手碰到铜线上,身体立即腾空跃出几米开外。

阿来关闭开关,吩咐芳芳小心翼翼收拾好设备,再让弥乐去拿住小松兔,弥乐恇怯不前,口中连连说道厉害,弥生捉住小松兔,空中念念有词:“阿弥托福,罪过、罪过。”

四个人迅速回到阿来的四合院,爷爷一看阿来浑身是血,大惊失色急忙询问是什么一回事,

芳芳哭诉道;“爷爷,又是我惹的祸,阿来为了保护我,手臂可能又断了。”

芳芳顾不得解释更多,催着快拿刀伤药,一边到厨房化了一些盐水,解开阿来手臂准备清创,打开缠绕的布条,眼睛看在手臂上,清除手臂的血渍,惊异得张口合不起来。

阿来手臂的两道伤口,竟然已经弥合,不需要缝针。

芳芳喃喃自语:“手臂比大砍刀厉害?”

阿来望着茫然的芳芳,说道:“怎么啦,你记不得了吗?这一只手臂骨折的时候,在医院里做了手术,这一只手臂里内置了钛合金钢板,还是你告诉我的,当然厉害了,不然手臂早就砍断了。”

芳芳摇摇头说道:“也说不过去,那两大砍刀起码能够让你手臂血肉模糊,伤口怎么弥合的这么快?”

阿来茫然回道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感觉一阵疼痛以后,身体内好多小蚂蚁像千军万马一样奔赴疼痛的手臂,这也许就叫生生不息吧,好像我拥有了特异功能。”

爷爷一看阿来没事,放下心来,拿着小松兔去了厨房。

阿来说道:“芳芳你帮助爷爷烧开水呀。”

芳芳回头看了一下弥生和弥乐,虎着脸,郑重其事说道:“阿来,你今天那里也不准去!就在家里,我陪你复习功课。”说完转身去厨房。

弥生、弥乐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
等待芳芳走远,阿来悄悄地说道:“你们先回去,按照我原来的计划行事,半夜三更时分,你们派一个人在寺庙后门接我就行。”

弥生、弥乐两个人相互点点头:“阿弥托福,遵命。”

不大一会功夫。

一大碗香喷喷的野兔肉,端上饭桌上。

爷爷斟上一小杯酒。

阿来不停地给芳芳夹着兔肉。

芳芳看着兔肉止不住眼泪,吧嗒、吧嗒掉下来落在饭碗里。

阿来安慰说道:“哭舍呀?我不是好好的吗

?雷都没有打死我,几个小蛮猪能够奈我如何?”

芳芳哭诉道:“我是不是祸星啊?在医院是你救了我,不然我会被别人打残废;在饭店你又救了我,不然我会受到侮辱;这一次你又救了我,不然我将会遭受一伙歹徒得凌辱。”

阿来笑嘻嘻道:“我爷爷不是说过了吗,你都忘记了吗?保护女孩子是男人的天责。”

爷爷喝了一口酒,点点头,说道:“芳芳不要难过了,你是个好孩子,学习上进又聪明,连续跳级,比阿来小就考上大学,真的了不起,阿来贪玩都是我惯养的结果,你以后多帮助阿来就是了。”

雷爷爷又深深地喝了一大口酒。

芳芳擦干眼泪信誓旦旦说道:“爷爷请放心,我一定不会忘记,不会不管阿来的,我准备考博士生,将来一定报答阿来大恩,只要阿来不嫌弃我就行,我一定会辅导好阿来,助他考上大学。”

雷爷爷会心一笑,一口喝干杯中酒,继续斟上满满得一杯酒。

阿来急忙阻止道:“爷爷你今天晚上喝的酒,已经过量了。”

雷爷爷笑呵呵道:“难得今天晚上,我很开心,没有事的。”

芳芳突然兴奋说道:“阿来,今天晚上,我也开心,我也想喝酒,我们都陪爷爷喝一点吧。”

阿来在寺庙受到了空长老熏陶,从来没有喝过酒,看着芳芳坚持的眼神,点点头。

芳芳斟上两杯酒,端起来毕恭毕敬,先敬爷爷。

爷爷乐呵呵,笑着合不拢嘴。

芳芳再一次端起来敬阿来,说道:“阿来这一杯酒我们做必须两次喝完。”

阿来喝完一半,芳芳互换酒杯,阿来故意茫然不解道:“这是干什么?喝酒有这么多讲究吗?”

芳芳红着脸大大方方说道:“如果是嫌弃,那就换回来吧。”

阿来心知肚明,笑嘻嘻故意道:“原来喝酒还有这么多好多学问呀,阿弥托福,我等遵命。”说完一口喝完,将酒杯底朝下亮了一下。

芳芳开心对爷爷说道:“我相信我的眼光,阿来应该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”

三个人推杯换盏,菜过五味,爷爷已经微有一些醉意,自顾悄悄地离开,回房间。

阿来虽然喝的不多,奇怪感觉自己就像没有喝一样,毫无醉意,只是感觉脚底、掌心、腋窝和躯干汗毛有热乎乎的物质,在不断地排出。

但芳芳喝得微有醉意,脸灿若桃花,浓烈纯美,眼睛透露出迷离魅人的情愫,胸口起伏喘着气,看着放荡不羁阿来的笑脸,喋喋不休说道:“阿来,只要你不嫌弃我,我一定不负你,就是你负我,我也不负你。”

阿来想起自己交待弥生、弥乐两个人的事情,必须赶紧睡觉,赶忙给芳芳泡茶,又用另外一个杯,加入一些白糖,反复勾兑使之快速冷却,自己尝了一口,感觉不烫,一点甜丝丝的。

芳芳酒醉心明,专注看着阿来一举一动。

阿来把温热茶递给芳芳,芳芳一口气喝完,突然一把在抱住阿来,深深地在阿来脸上亲吻着。

这句俗话的确没问题:男追女,隔重山,女追男,隔层纱,男女关系就如此简单。

阿来可不是傻子,心知肚明芳芳的心思,她被自己三次舍生忘死的相救,无以答谢,特此以身报恩,难道这就是自己期盼的吗?她骨子里是真正爱自己的吗?

运城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固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南京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运城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固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