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顶山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一场战火纷飞一场激情飞扬

发布时间:2019-12-01 15:54:10 编辑:笔名

一场战火纷飞一场激情飞扬

海堤之变一场战火纷飞一场激情飞扬

厦门海堤的建设,至今已半个世纪。这座移山填海的宏伟工程,不仅是我国第一条跨海花岗岩长堤,也是福建人民移山填海、改造自然伟大力量的象征。它的建成,在厦门建设史上树起了一座巍巍丰碑,也创造了世界海堤建设的历史奇迹。 相隔51年,海堤又重新被重视、利用,改造成为进岛通道。8月16日海堤全面封闭改造,石板路将改沥青路。8月中旬,当年的海堤人赶在海堤浇上沥青之前,再次走上这些方块石,抚着石头,追忆当年,意气风发…… 当年我风华正茂,到如今已是垂垂老矣。 当年我亲手铺下那一块块的方石,到如今每一块石头都深深烙在我心里。 51个春秋,风雨沧桑。方块石上写满岁月的痕迹。 如今,海堤马上就要铺上黑色的沥青,担负起城市发展的新的使命。海堤之变伴随着城市之变,始终不变的是,写进石头里的厦门人不畏艰难,移山填海,艰苦创业的精神。

厦门海堤工程建设1954年1月全面施工,从正式动工兴建到基本建成,厦门海堤前后仅花了2年又3个月的时间。 厦门海堤可以说是在战火中移山填海筑成的。当时,厦门前线和国民党军占据的大、小金门一直处于对峙状态。1950年至1954年间,厦门军民经常遭受国民党军炮击和飞机轰炸。在国民党飞机、大炮的轮番袭扰下,海堤工地经常硝烟弥漫。装载条石的船只不时中弹起火,建堤干部和工人常有伤亡。在建堤过程中,有100多位员工在敌机的轰炸、扫射下牺牲,为海堤建设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。 近日,走访了当年的海堤建设者。他们把我们也带回到那个硝烟弥漫,却激情飞扬,热火朝天的年代。

特务想毒害前苏联专家

吴嘉骅 (72岁) 原海堤政治部保卫科干事 海堤的建设,引起了国民党的极度恐慌,金门、马祖的国民党军队马上宣布进入一级战备,又从台湾调集大量飞机、大炮、兵力到金门岛上设防,加强对厦门海堤工程的监控。他们从陆地上派遣特务潜入厦门海堤工程施工现场收集情报,搞破坏,企图阻挠工程建设顺利进行。 由于当时我国缺乏海上工程的高级技术力量和实际经验,厦门海堤工程的设计任务由中央交通部聘请前苏联专家负责。国民党就派遣特务潜入食堂,欲伺机毒死前苏联专家。但这个阴谋很快被我们识破,1953年夏天的一个夜晚,也就是前苏联专家沙士可夫再抵厦的前一天晚上,我们抓住了这个特务,并从他的住处搜出了毒药“氰化钾”。

敌机扫射下勇救战友

廖延豹 (80岁) 原厦门海堤政治部宣传工运科科长

1955年1月19日下午(农历十二月廿六),100多名海堤男女工人登上“颖海轮”汽船,船后还拖带一只载有36人的帆船,准备回内陆家乡过年。 当船航行到九龙江口时,先后有8架国民党飞机突然临空盘旋、俯冲、扫射,接着狂轰滥炸。顿时,汽船发动机被炸毁,轮机员牺牲了,鲜血染红了海面,死伤人员不断增多,汽船倾斜,触礁半沉了。此时,“颖海轮”与后面用缆绳拖着的帆船相距仅十多米,随时有拖沉帆船的危险。敌机可能很快返回继续轰炸,帆船上几十人的生命也危在旦夕。 这时,年仅21岁的水手曾亚碰坚决果断地抓起船上备用的斧头,奋力砍断缆绳。帆船像脱缰之马,摆脱即将沉没的“颖海轮”的拖累。亚碰用全身力气拉满帆,顺着潮流往附近陆地冲去。躲过敌机,救下船上36人后,曾亚碰一连跑了六七里路,到乡公所报警。县政府及时派人救援。

床底挖个洞躲过轰炸

胡震雷 (73岁) 原厦门海堤抛石指挥队队长 抛石有时间限制,只有在满潮的一个钟头内可以抛,退了潮就不能抛。所以在抛石时,敌机经常来骚扰。 抛石队的工作时间没有固定,什么时候满潮什么时候干活,所以睡眠很重要。但敌机很讨厌,经常在睡觉时来骚扰。有时刚躺下睡了一会儿,敌机就来了,只好跑到防空洞。刚刚回到宿舍想睡,敌机又来,又要跑防空洞。如此一来,工人根本不能睡觉。 为了争取时间,我就想了个办法,在自己的床下挖一米深左右的一个洞,下面铺上厚厚的稻草,做掩体。敌机来时,直接钻到床底的洞里面躲起来,只要不被炸弹炸中,就不会出问题。 这个方法还蛮管用,从此敌机一来,工人们就都躲在床下的掩体里,既节省了时间,又保证了睡眠。

一张老照片珍藏51年

刘维灿 (78岁) 原厦门海堤政治部组织科科长

1955年5月1日,我陪着原厦门海堤工程总指挥、原厦门市委书记张维兹检查海堤的建设情况。当时海堤已基本完工,我们从头走到尾,2212米,每一块方块石都凝聚着工人们的汗水、智慧,甚至鲜血。我们在海堤的方块石上留了影。那是历史性的时刻。 但是走到海堤最后部分的时候,我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了。在海堤上当场吐血。因为常年的劳作,肺结核加上胃病,一直支撑到海堤建成的最后一刻。 后来,我被转送到了鼓浪屿第二医院疗养,从此离开了海堤,离开了海堤建设。但是我对海堤的情愫始终放不下。相隔51年,海堤又重新被重视、利用,改造成为进岛通道。8月14日上午我再上海堤,抢在海堤洒柏油前,再一次在海堤方块石上留影。 相隔51年的照片,当年我风华正茂,如今已是垂垂老矣,但始终不变的是,作为海堤人,我对于海堤那份深深的情怀。

惠安女搬石头最有劲

陈乌亮 (87岁) 当时在集美校董会建筑部工作

在当年的建设工地里,有来自厦门本地,也有来自四面八方、五湖四海的工人。不过其中最为亮丽的一抹色彩,则是一群穿着醒目服饰的惠安女。这些“弱女子”可不简单,挑起石头来,她们比很多男人干得都出色。 当时,用来建堤的都是500斤以上的巨石,一般要四个身强体壮的男工人才能挑得动,但是,这些惠安女不但也能四人挑一块石头,而且动作比男工人还要麻利。这些来自石材之乡——惠安的女性,向从未参加过如此大强度工程的厦门男工人们,展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风采。 海堤工程的效果就是这样,不但为厦门开辟了出岛通道,而且还为厦门今后的建设培养了一大批吃苦耐劳的工人队伍。

备孕期
污染防治
产后护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