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顶山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诛天武神 第034章 大军压境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19:45 编辑:笔名

诛天武神 第034章 大军压境

萧让坐在一个小角落里,很不起眼,而酒楼中人都在兴致勃勃的谈论,一时之间,竟然无人发现酒楼里坐了两个杂役。

直到现在,萧让面对执法者如此霸道,才真正这酒楼中这些人注意到他。

“他就是那个杂役萧让?连执法者都不放在眼里,果然霸道。”

“他竟是和傅柔指一块?傅柔指都和此人是友,他定有过人之处。”

一时之间,众人纷纷揣测起来,这个萧让,肯定不简单。

“你当真以为我们不敢拿你吗,简直笑话,一个杂役,还不是说拿就拿,轻松无比。”

一执法者又冷冷说起来,身为执法者,居然被一个杂役吓到,众目睽睽的,他感觉很丢脸。

“既然你们说拿就拿,那我就在这,你们为何不上来拿?”

“你、你别太过分!

???”

那执法者涨红着脸,还要开口,便被高真灵给拉住,将他按在座位上。

“误会,都是误会,大家接着吃喝。”

高真灵对着酒楼朗声说道,将其他愤怒无比的执法者全部按下。

酒楼中人见到这一幕,心中更惊,执法者居然服软,看来这个叫萧让的杂役,着实不简单。

“高真灵,那小子如此嚣张,我们若服软,以后执法者还怎么有脸见人!”

“对啊,他这是在打我们执法者的脸!”

执法者很不服,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要忍气吞声,一向欺负别人的他们感觉太憋屈了。

“陈法天队长不在,这里我说了算,你们几个上次都在,也知道那小子根本就是个的主。现在服软,还能留几分颜面,若真动手,我们丢脸更甚。”

高真灵眼中厉芒闪现,好像面对杀父之仇。

“那我们就这么算了?”

虽然高真灵说得在理,但这么一口气,却是谁也咽不下去。

“怎么能这么算,其实在我看到萧让的那一刻,便已经用传信玉佩通知了三个小队。”

“我刚刚明知治不了萧让,但是还站出来,就是为了让萧让当众落我们脸,好激发那三个小队同仇敌忾之心,使其更加憎恨萧让,同时给予他们治重罪的理由。”

“他们正在来的路上,相信很快便到,那萧让再厉害,也得乖乖束手就擒。”

高真灵脸上的阴霾慢慢散去,嘴角开始浮现出阴鸠的笑来。

“高真灵,你果然机智!”

“除了陈法天队长,我们小队我就只服你!”

“哼,这次让那萧让吃不了兜着走!高真灵,做的好!”

几个执法者也不屈辱了,一个个笑逐颜开的,心情大好。

“哪里,哪里,略尽绵薄之力而已。”

高真灵不敢当如此赞誉,谦虚的不行。

“来来来,我们一块向高真灵敬酒,是他,为我们洗去屈辱,是他,让我们得以翻身!”

几个执法者用大海碗装满酒,一块站起来,共同敬酒。

“偷偷叫人就成大功臣了?你们可真够出息的!我这还好端端的站着,一根毫毛都没少,我想请问,你们怎么翻身了?”

被人齐齐敬酒,高真灵连忙故作推诿,享受着这被人瞩目的一刻,正要“勉为其难”的接受了这敬酒,一道声音突然响在他的背后。

咣当!

高真灵被这声音吓得一个激灵,手里的海碗直接坠在桌上,酒水四溢而出。

“你这背后放冷箭的阴人,本来没打算怎么着你,但是现在,给我滚出去吧。”

萧让大手一伸,五道指力透入高真灵体内,提小鸡仔那般提着他衣领,直接一把将他从窗户扔了出去。

这几个执法者本以为酒楼嘈杂无比,距离萧让又远,自己的话不会被听到,他们哪里知道,萧让的前世为华夏顶尖杀手,早练就了一副炉火纯青的好耳力。

他不但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听到极为细小的声音,还可以在嘈杂无比的环境中过滤信息,听到自己想听的内容。

“你们接着喝,少一人也无所谓。”

将高真灵扔出酒楼,萧让摆摆手,回到了自己的位子。

咣!咣!咣!

海碗被一个接一个的摔碎,几个执法者哪里还有脸喝这酒,他们原本认为的妙计,竟然被人家知晓,太过丢人。

而更加丢人的却是,对方明明已经得知了三个小队即将到来,却仍旧自由自在的坐着喝酒吃菜,丝毫没有异样,分明是没将三个小队放在心上!

“一不做二不休,既然已经丢人,那再丢一些也无妨!”

几个执法者互相对视一眼,一咬牙,竟然是将萧让侮辱执法者的信息通知所有小队,向所有小队求援。

“萧让,你、你竟然把执法者扔出去了?”

一回到座位,傅柔指便翻起了白眼,这到底什么人啊,人家那边服软了,还巴巴跑过去把人扔出去。

她修为虽然高,但却没有萧让那变态耳力,所以不知晓高真灵所作所为。

“那废物活该,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背后放冷箭的阴人。”

萧让脸上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杀机。

“执法者办事,闲杂人等回避!”

一道爆喝声突然响在门口,紧接着,一个脸有刀疤的青年雷厉风行的闯了进来。

这刀疤青年是第一个,自他之后,一个又一个黑色披风的执法者鱼贯而入,分布在酒楼一层的每一个角落。

原本还有很多空间的一层,登时便显得有些拥挤起来。

更加骇人的是,这些执法者挤满一层后,还有很多人进不来,就一行行的铺在门外,整整齐齐,宛如大军压境。

来人之多,可见一斑。

“执法者十个小队全部来了,这下萧让死定了!他再强,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执法队!”

那一桌执法者脸上登时露出狂喜之色,连忙站起来,和其他执法者汇合。

“那杂役呢?滚出来受死!”

“让我凌迟他三千刀!”

“兀那杂役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“执法者的尊严不容亵渎,冒犯者概不留情,诛!”

不论是酒楼内还是酒楼外,所有执法者都是怒气冲冲,杀机四溢,一时之间,叫嚣声此起彼伏。

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
宝宝健脾食谱
汉森四磨汤口服液是中药吗
小腹痛不腹泻有声怎么回事